沧浪之水

作者:阎真


沧浪之水


沧浪之水

《沧浪之水》:中南大学阎真教授著,《当代》2001年4月刊登,获《当代》年度文学奖一等奖,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10月出版,至今已重版三次,《大连日报》已连载,《三湘都市报》已准备连载,西安电影制片厂已拍成电视剧,这是阎真教授自《曾在天涯》之后的第二本长篇小说。 小说分为四篇五部分94小节。 父亲在“我”出生那年因替同事讲了几句公道话被划为右派,因此他还被赶出了县中医院,带着“我”来到一个小山村,当了一个乡村医生?!拔摇笨既”本┲幸窖г耗悄?,他看了“我”的录取通知书,吼了一声“苍天有眼”就一头栽在地上。1985年,“我”研究生毕业回到省里,在卫生厅办公室工作。此后“我”就开始了与同事丁小槐斗心眼的“生涯”,但是每次都是“我”吃亏。厅里要整顿省内的中药市场?!拔摇焙投⌒』比ノ馍降厍鞑?,那里假药泛滥,可那是马厅长的家乡?;乩春蟆拔摇卑亚榭鱿蛞┱ψ隽嘶惚?,可丁小槐却对处长说材料不准确?!拔摇卑咽虑楦嫠吡颂锏睦习焓略标讨资?,他却劝“我”学聪明点。 厅里花三十万买了一部进口轿车。在一次支部民主生活会上,“我”把购买小车的细账算了,但是没提到任何人。等马厅长离开会场后大家都批评“我”,连平时关系最好的小莫都说“我”的不是。不久以后“我”就被调离省厅办公室,到中医学会去了。女朋友知道这个消息,也断然与“我”分手。 在中医学会一呆就是四五年,在这期间,“我”同市五院的护士董柳结婚、生子,完成了人生的一个必要程序。这时,丁小槐已经提了办公室副主任,搬出筒子楼住套间去了。 儿子三岁该上幼儿园了,本想让他进省政府幼儿园?!拔摇毕刖×税旆ń蝗?,可丁小槐的儿子进去了。最后还是董柳的妹夫想了办法,儿子才进去了?!拔摇碧鞠⒆约何弈?。 按卫生部的统一部署,省卫生厅里抽人去湖区搞血吸虫调查,“我”也去了。在马厅长的授意下,调查组在选址抽样方面均做了精心安排,结论是发病率略有下降?!拔摇敝朗莶豢煽?,但因位卑言轻无法说出口?;氐郊依锖?,“我”写了真实情况想匿名寄到北京去,却被董柳阻止。 这一切都让“我”感到绝望,急得心里发痛。 后来,马厅长的孙女到省人民医院输液,几个护士都因太紧张走了针。马厅长夫人听说董柳技术好,就连夜派车接来,一针就打中了。厅长夫人留她在病房陪了几天后,主动提出把她调到省人民医院。多年的愿望一下子实现,董柳哭了。 中医研究院原院长舒少华准备揭发马厅长,已经有五十多个人签名,他希望“我”签名,“我”把事情跟晏之鹤说了。晏之鹤建议“我”当晚向马厅长汇报,“我”经过痛苦的选择后去了马厅长家,把事情说了。马厅长布置“我”去做几件事,“我”连夜就做了。第二天舒少华的阵线就崩溃了,签名的人纷纷找到马厅长表示忏悔。马厅长安排“我”报副高职称,又参加博士考试,都通过了。年底厅里下了文,调“我”到医政处当副处长,房子也搬套间了。 一年间,老婆调动了,房子有了,职称有了,位子有了,工资涨了,博士读了,说话也管用了,真像做梦一样。后来,由马厅长提名,“我”被任命为副厅长,分管中医研究院。 终于有一天马厅长对“我”说他想推荐“我”做厅长。时机成熟后,“我”建议让马厅长离任后出国考察,顺便看看在洛杉矶读博士的儿子。其实是为了摆脱他的“垂帘听政”。 在父亲坟前,“我”苦苦思索为何原本的意念、理想,都在不知不觉间随波逐流走上了另一路。答案是那里有虚拟的尊严和真实的利益,“我”就是因此放弃了准则信念,成为了一个被迫的虚无主义者。 终于,“我”跪倒在父亲坟前,把他遗留下的《中国历代文化名人素描》付之一炬。 作者以娓娓而谈的文笔和行云流水般的故事,写出医药学研究生池大为空怀壮志、无职无权的苦,时来运转、有名有利的难,在真切地展示他的人生旅程的同时,也把困扰他的人生难题一一解开。读者在不知不觉中被深深吸引,似在欣赏小说,又似在体验现实。

《沧浪之水》已完结

阅读提示:
1、查看精彩小说《沧浪之水》最新章节内容,请关注本站。
2、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沧浪之水》,请支持正版,付费购买正版。这是对作者阎真最好的尊重和支持!
3、小说《沧浪之水》所描述的内容及评论,仅代表作者“阎真”个人观点,与本站的立场无关,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。
4、书友如发现《沧浪之水》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5、《沧浪之水》是一本非常好看的优秀小说,情节动人,请多多分享本书、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对作者“阎真”的一种支持与鼓励!